关闭
关闭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财经 > 国内财经 >

视频平台的下一段增长神话来自哪儿?

时间:2020-07-19 13:10来源:未知 作者:cwz 点击:

现在,视频平台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一个增长神话、一匹黑马。

【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华商韬略”,作者:诺伊岚, 本站经授权发布。】

5G元年过去大半,从4G到5G,被期待的手机新增长故事大概率会成为泡影。

城头大王旗没变化,国产手机前4的位置稳稳的,没有意外也没有惊喜。

增长黑马的故事到头了?

也不尽然,只是不属于手机了。

1、

手机之后,下一代计算平台是什么?谁会成为头号玩家?

从路由器、智能电视(现在叫智慧屏)、智能音箱、甚至智能手表,每个品类都试图想把“我就是手机”的故事植入进行业和消费者的大脑。

但,接踵而来的是一个个被拍在沙滩上的故事,尤其是智能音箱悄默声地给无屏概念加上了屏幕,成为主流后,就更是如此。

显然,手中有屏,才能心中不慌,经过这么多年的教育,这已经成为无法被对抗的消费者常识。

因此,路由器、智能音箱成不了手机,不好移动的电视也不行。

为什么手机能成?名字就给出答案——手机,手机不离手,近乎成为人的器官。

回溯历史,从大型计算、台式机、笔记本,再到今天手机,顶流级的智能硬件,要足够小,离身体越来越近,当然,最好要带个屏。

对照手机,下一个离不开的“器官级”智能设备,才能成为承载增长神话的新手机。

拉拉杂杂的盘点一下,目所能及的达到这一要求的硬件,也就是VR/AR,这个戴在头上的智能计算平台。

“下一代计算平台是AR/VR,未来如果再做产品,极大可能是AR/VR方向。”罗永浩在6月21日极客公园大会上这么说。关于AR/VR行业发展现状,罗永浩表示:虽然民用市场没有普及,在垂直和专用领域的技术发展已经在日新月异了。

怕成为先烈?国际上的科技巨头们早就在这个领域布局了。别只盯着8年前推出Google Glass,不妨看看中国硬件公司的老朋友——苹果。

这两年,苹果摩拳擦掌的准备上马VR/AR,消息屡屡传出。

2018 年年底,苹果公司在计划打造一款同时具备虚拟现实(VR)和增强现实(AR)的强大头戴显示器。虽然目前产品发展方向还有争议,但也给出了2023年最早上市的预期。

苹果看准的方向,一般不会错。更重要,苹果其实比其他公司,更需要一个iPhone之外的新硬件神话。

苹果的跃跃欲试,证明这个赛道有得玩、有钱赚。

2、

事实上,当苹果还在踌躇时,另一家厂商已经开始从VR上赚钱了,这就是Oculus。

今年5月,Oculus Quest平台销售了超过1亿美元的内容产品。

Oculus背后还有家大公司,这就是Facebook。2014年7月,Facebook以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Oculus 。

收购Oculus,曾被解读为Facebook社交故事见顶后的“买未来”之举。

当时,Facebook的CEO马克·扎克伯格表示,收购Oculus是因为它是一个全新的交流平台

现在,与Facebook的年收入相比,尽管Oculus Quest平台靠游戏等获得的1亿美元并不多,但对于Oculus Store的开发者而言,如果在Oculus平台上线的众多游戏中有一款得到了消费者的青睐,那么往往意味着获得一笔不菲的收入。

苹果榜样在前,让合作者赚到钱,才能有源源不绝的移动生态内容,未来的生意自然充满前途。

Oculus强势崛起收获市场这几年,VR市场进行了一波迭代,即从简陋的VR盒子到今天像Oculus Quest这样的一体机。

VR盒子被取代,正是源于其羸弱的生态内容和糟糕的用户体验。而且,由于盒子较低的制造成本,也让很多投机家涌入兴风作浪。

3DoF到6DoF生态演进,则加速了一体机的崛起。3dof是指有3个转动角度的自由度;而 6dof 是指除了3个转动角度外,再加上上下、前后、左右等3个位置相关的自由度。

到此,VR大戏才真正的开始了。

3、

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在海外大杀四方Facebook Oculus暂时并不能进入国内市场,无法影响国内VR行业的竞争格局。

并且中国厂商技术进展很快,实力并不逊于海外竞争对手。像华为、爱奇艺的奇遇等,也已纷纷量产VR产品,爱奇艺的奇遇更是杀入了6DoF生态。

爱奇艺早在2016年就开始布局VR/XR产业。今年年初首发的奇遇2Pro 6DoF VR体感游戏机,已经有实力对标国外竞品,在低延迟、零眩晕、精准动作捕捉反馈上做到上佳体验。

不过,国内机会窗口并不会一直存在,竞争核心依旧还是2个字——内容、内容、内容!

内容,会再次成为筛选剩者的筛子。

是游戏还是影音?这是摆在国内厂商面前的生死抉择。

虽然国内不乏狂热的主机游戏粉丝,但至今,中国游戏主机仍相对小众。

Fami通发表的《2017年度日本家用游戏主机市场报告》显示,2017年度日本家用游戏主机市场规模达到了3878.1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230亿元)。同年,中国家用游戏主机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只有13.7亿元。

230亿VS 13.7亿,差距足够明显。到了2019年,也只不过从13.7亿变成了不到70亿。

图注:百度搜索出卖了现实。

因此,摆在VR厂商面前最好的道路,或许就是VR影院模式了。选择主机游戏还是影院模式,这是700亿和70亿差距。

在这方面,奇遇VR这家背靠爱奇艺的公司,恐怕最不缺的就是内容和IP了。

进可以坐等主机游戏市场爆发,退可以靠影视内容及IP锻造生态,奇遇VR的生态位是最稳的。

图注:今年因为疫情院线偃旗息鼓,网大票房蹿红,爱奇艺依旧是大赢家。若疫情持续,恐怕VR观影会成为一线新常态。

一边靠影音内容赚钱,一边等风来,奇遇VR要比很多纯硬件企业幸运得多。而从618大促表现看,内容逻辑也让奇遇VR更被市场认可——拿下了多个电商渠道的品类冠军。

4、

但无论是主机游戏还是影院,这都是巨头们教育用户的切口,亦如当年他们用音箱去发展AI市场。

巨头们真正想赢下来的未来,是作为下一代计算平台的VR,而不是成人大玩具的VR。

这会是一个比装在音箱里、只会说话的智能助手,更性感的资本故事。

2020年,孤独经济已经开始孕育。虚拟恋人在95后、00后之中火了起来。在B站、微博上有关体验虚拟恋人服务的内容大受好评,在KOL的宣传下虚拟恋人正在突破次元壁,由小众走向主流视野。

在疫情影响下,直播与虚拟偶像的结合,让虚拟偶像正在成为新的风口,从原先仅限于二次元核心圈,迅速泛化,往更宽阔的圈层扩张。腾讯、字节跳动、爱奇艺、哔哩哔哩等大厂纷纷入场加码,各种虚拟偶像 IP 和厂牌,层出不穷。

更令人期待的是,虚拟偶像和直播电商两浪叠加,形成共振。洛天依进入淘宝直播,一禅小和尚、默默酱、我是不白吃,越来越多的虚拟主播,试水直播带货。超长在线、风险可控、边际成本低等多重优势,正在推动虚拟主播市场快速发展。

这样的市场,哪个巨头能不心动,更何况是资本故事已经触到天花板的长视频网站们。

以VR依托切入虚拟偶像市场,能够和用户建立长效链接,也能避免长视频陷入管道化泥潭——平台沦为播放工具,随看随走。

B站崛起开辟了视频战场的新赛道,如降维打击,让一众长视频网站的故事索然无味。

资本市场的脸色是晴雨表,在用户等数据指标上,B站远不如爱奇艺,但前者市值却碾压了后者。

中国网飞故事,远不如贴着年轻标签的中国Youtube性感了。二次元、短视频、直播、宅文化、PUGC……B站挥舞着后浪的旗帜,让爱优腾倍感压力。

手握着一把内容好牌的长视频巨头们,再不出招,就要被后浪拍死了。

当秒拍出现时,他们不以为意,而是去抢版权;

当直播出现时,他们在抢版权;

当B站出现时,他们又在抢版权;

当抖音出现时,他们还是在抢版权;

如今B站崛起,抖音快手各霸一方,他们抬起了头,发现已经错过。

这就是曾经的长视频网站。

世殊时异,以产品(图文、短视频、网大等)形态为中心发展正在终结,新的逻辑是回到用户,满足他们的需求,更大范围内占据他们心智和时间,才是硬道理,而不是拘泥于是否做长视频还是短视频。

对视频网站的“前浪”们来说,VR或许才能撑起他们打造“第二增长曲线”的野望,担负起占据用户心智的企图,凭借构建下一代计算平台,去开辟二次元、短视频、直播、观影的新战场。

(责任编辑:cwz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热词搜索: